开学的这些日子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12-21 13:21:13 阅读:

开学第一天,我带着沉重的心情转发了一条空间锦鲤,心中默默向上天祈祷:吕老师千万要给我安排一个活泼开朗的同桌啊,名字不要太难记,脾气不要太暴躁。在我看到座位安排表以后,长舒了一口气:适度迷信果然是有必要的。

孔泽豪是一个积极热情的男生,不出三天,就与班上的所有男生打成了一片。与我而言,他更像一本图鉴,一本详细记录了班里所有同学名字、职务和性格的典籍。正因如此,我在一周内记清了班里所有同学的名字,并交到了许多好友。

除了人缘好,他最大的特点便是可爱了。学校毅行活动中,不知什么使他受到了刺激,向兄弟们宣布了他要减肥这个重大决策。书桌上的碳酸饮料拿走了,取而代之的是透明的白开水;桌肚里的薯片消失了,厚厚的书本独霸了整个抽屉。每当他的好兄弟葛言。邀请他共享一包薯片时,他总是手一摆,头一摇,让头发在空中划出一个拒绝的弧度

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。

几日后,母亲为我送来一大袋食物,并叮嘱我一定要与同学分享。我也担心酸奶放久了会变质,就顺手捎了一瓶给孔泽豪。他满心欢喜地接过了瓶子,却并没有立即取下瓶盖。

他缓缓地转动着瓶子,像钥匙对准锁孔,他的目光对准“营养成分”表。“脂肪,4。2克。”他的指腹划过冰冷的瓶身,点在一行小字上,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“你自己吃吧,我减肥。”冷酷的法官下了判决书,我诚惶诚恐地接过酸奶,小心翼翼地放回我的袋子中。

又过了几天,我带了一长罐薯片去教室,薯片仿佛具有磁力,牢牢地吸住了他炽热的眼眸。他的身体微微前倾,手伸向薯片。

“这个能量很高的。”我好心提醒他。

“没关系,我这个礼拜瘦了六斤,吃些薯片没关系的。”他有些不确定,但还是掀开了盖子。

他先是拿了一片薯片,然后拿了一些薯片,一片接着一片,一叠连着一叠。我在心中默默感叹薯片的诱惑力之大。我又戏谑地问了句:“那你还喝酸奶吗?”他头也不抬,说:“好啊,薯片都吃了,还怕酸奶吗?”

第二天,他哭丧着脸说,薯片和酸奶一下子让他长回了四斤肉。我坐在一旁,笑得直不起腰。

开学已近一月,我的日子似乎不是以日月计算的,而是以故事计算的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